Sunday, May 04, 2008

住院第一天~by Jane

**当我写这篇文章时,还是在放病假中,原本昨天开始上班,可是智慧牙的伤口相当严重,脸部肿得像猪头,痛彻心肺!医生把我的病假延长到下个星期三。伤口疼痛令我不能入睡,连说话、进食都成问题,情绪相当糟。虽然幸苦说话,在痛得不能入睡的日子,幸好还有双手可以写,可以上网,把注意力放在网上,舒缓我的情绪及痛苦(*sob)**
28.04.08
10:30am——入院前一晚因为太迟睡,原本早上9点就应该报到,迟到一个小时半才到牙科部见我的主诊医生~Dr. Sathiadeva。 11:00am——见到Dr. Sathiadeva,他问了我好多次,我是不是Ms. Chin?他说十多天不见,我样子不同了,所以他多次问我是不是Ms. Chin,他怕被搞错。可能每次见他时,都是穿上班的制服,把头发扎起;今天不穿制服,也没扎头发,他便认不出我是那个I.T.P病人了。
Dr. Sathiadeva再次问我是否考虑清楚需要输血小板来拔取我的智慧牙,因为输血小板会有一定的风险,可免则免。
我告诉他,现在智慧牙占时不痛,有点三心两意不想拔,但如果不拔,就永远脱离不了发炎的痛苦,如果不幸患上糖尿病再加上智慧牙发炎,那就更糟了。
Dr. Sathiadeva问我血科那儿有什么意见?我说血科医生也同样告诉我,输血会有一定的风险……但愿我是幸运那位,不要因为拔智慧牙而染上血液病毒吧!
Dr. Sathiadeva见我已经决心要拔智慧牙,就写了入院通知书及给血科部的报告,要求血科部把我的血小板从之前的43千提高到至少70千才可以安全拔取智慧牙。
11:30am——拿着Dr. Sathiadeva给我的入院通知书及病例报告,我们便到楼下的柜台办理入院手续。付了RM20作为压低钱,取得病房文件夹后,再乘升降机到六楼B的病房。
到了6B病房,把我的资料交给护士小姐。生病的人很多,病床爆满,我站在柜台旁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安排床位给我。
由于病床不够,护士便安排我睡在附加病床。她把附加病床尽量塞在另一个病床的旁边。我的病床位置也蛮靠近护士柜台,病床什么都没有,没有地方让我放我的包包、没有栏杆给我晾干洗澡后的毛巾、更糟的是,没有枕头,我立刻拨电给Calvin,叫他傍晚带两个垫子给我。还好,床边的拉缝勉强可以遮到附加床,休息时就不会被在走廊进进出出的人看见。我只好把我的包包放在床上及地上,隔壁的马来安娣告诉我,她傍晚会出院,待她出院后,叫我告诉护士给我睡在她的病床,这样会比较方便。马来安娣病情已经康复,看来很精神,一直捉着我谈个不停,八卦给我知道,哪几个病人是和丈夫吵架,喝杀草剂而被送来急救、哪个病人是因为心脏问题、哪个病人是因为药物敏感……说个没完没了,很可爱!她告诉我她的朋友大多数是华人,她又用半咸不淡的华语一直叫我小妹妹……哇,我很久没被人这样叫过,这个称呼给我未免超龄了吧!
护士小姐拿了病人的制服叫我换上。之前怀比比时住过院,早已经知道医院的制服大到几乎可以装几只鸡。当时天气又好热,病房的风扇缓缓转动,如果穿上这么大件的病服,怎么能叫我入睡呢?我只穿上医院提供的裤子,衣服就穿我自己带来的,幸好护士也没说什么,只要医生看见我穿这青色的裤子,知道我是病人就好了。
12:45pm——女医生正在翻看我的病例,过后她走到我病床前,要我提供一切关于我的免疫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的资料。交谈了许久,她才完成她的报告,然后为我抽取血液送去化验,测验我的血液及血小板指数,然后再安排血科医生Dr. Cheah Chee Ken来见我。
医院时常发生这样的问题,我时常被抽血,过后血液的样本却无踪无影,得不到我的血液报告,又被逼再抽多一次,当天一共抽了两次血……不过,都习惯了……:P1:30pm——Calvin早上送我入院后,要等到傍晚来送饭来。午餐时间,肚子开始感觉有点饿,便要了医院的午餐。午餐只有酸黄梨、水煮的咖哩鸡肉马铃薯、西瓜及白饭,虽然有点难咽,便随便吃一点把肚子填饱。


不久护士便来为我量体重、体温及血压,然后把它记录在病床前的报告上。量体温及血压一天要做好几回,有时好不容易才能慢慢习惯陌生的病床而入睡,却时常被叫醒来做检查。3:00pm——血科医生Dr. Cheah Chee Ken来见我。他告诉我,我的血小板由上次43千增加了3千,现在是46千。牙科医生要求血小板至少要到70千才帮我做手术。(正常人的血小板指数是150千至400千之间)Dr. Cheah说可能很难把我的血小板提高到70千,可能要输许多包的血小板才能到70千,因为当我生比比时,血小板是在17千的危险指数,输了10包的血小板及2包鲜血,再加上29支的IVIG,血小板才增加到47千而已。Dr. Cheah说,其实只要有50千,我应该不会大量出血,因为我分娩时才47千都平安渡过,50千应该不会有问题。Dr. Cheah不想我输太多血小板而增加风险。
Dr. Cheah再对我说,牙科部明天才为我拔牙,所以今天不用输血小板,因为一旦血小板输入,就要立刻做手术,不然的话,血小板就很快被我的免疫给杀掉,很快又回到原本的低水平。所以,牙科医生第二天早上10点帮我拔牙,血科部将会在第二天早上9点帮我输血小板,一旦血小板全输入体内,他们就会即刻帮我做血小板检验,如果血小板有被提高至少50千,就即刻把我送到牙科手术室。
Dr. Cheah告诉我,他会给我输4包的血小板,如果不够的话,他会立刻再添加。他安慰我不用担心,如果发生流血不止事件,他们会尽量急救,给我输入更多的血小板。其实,与一年半前生比比时比较,我却没有以前那么害怕,因为那个时候是两个生命,加上妇产科最怕是失血过多,许多产妇都是因为分娩时失血才丢命。这次拔牙并不害怕失血过多,只怕输到不好的血小板罢了。
另外要提的是,非常钦佩Dr. Cheah仁心仁术,为社会付出的精神。他除了早上在专科诊所为病人诊病,中午时分看见他来病房巡房,傍晚又出现在病房里 ,到了凌晨有紧急病人,他又赶到而来。好像全部的时间都放在医院了,所以做医生的非常伟大,尤其是在政府医院工作的医生,医院的护士曾经告诉我,在政府医院上班的医生比私人医院的医生更幸苦,薪金也不比私人医生来得好,完全没有家庭及私人时间,做医生的太太就更苦了!
这是医院下午时分提供的茶点。只有一张附加床位的我,没有桌子让我摆放食物,只有在床上享用食物,真可怜!
因为第二天才输血小板及拔智慧牙,第一天只是抽血、量血压、量体温及见医生,所以精神蛮好,也无所事事,便到处走走看看。
先去检查厕所的设备。可能以前生比比时有很大的阴影,厕所没有暖水提供,导致我刚分娩后其实不能碰冷水但却被逼用冷水冲洗伤口导致双脚痛了好几个月,所以现在很怕冷水。幸好厕所卫生程度可以接受,也有暖水提供,可是……我第二天早上六点半起床洗澡时却没有暖水,好冷! 在厕所拍了一张拔牙前的照片,想想可能拔了牙过后,脸部肿胀,需要好一段时间才能痊愈。告诉自己:“我会平平安安地输血,成功拔掉我的智慧牙,加油!”
从6B搭升降机下至1A妇产科病房,这就是我一年半前怀孕及生比比时,时常入住的病房。进去看看,里面的装饰也有点改变了啰!可是这里的护士及医生都是好好的,幸好有他们的帮忙,我和比比才能渡过难关。1A病房外的左边,就是产房。这是比比出世的地方。经过这个黑色玻璃门,再推开青色的木门。2006年11月2日晚上9点至3日早晨,我就在青色木门后的第一个产房,与比比一起跟死神在搏斗……这个地方,给我很深的感触。
在产房里的对面,沿着这个走廊进去的左手边,就是产房里的加护病房。曾经被推进去住了三天,感觉很像地狱!
我从1楼再搭升降机回到我住6楼的病房。6B病房的右边,就是婴儿病房。我刚生下比比,与比比接触不到两分钟,比比便被送上6楼的婴儿病房1个星期,给予氧气、验血、做头部X光及照灯的治疗。那是被转回1A的普通病房时,时常独自一人带着疼痛的身躯,慢步乘升降机到这里看比比,而且在出院前一天,我和比比在婴儿病房里渡过了一个难熬的晚上…… 这是Calvin送来的晚餐。隔壁的马来安娣已经出院了。我立刻要求护士把我换去隔壁,可是他们叫我等。病房一直会有许多人出院、入院、或者去世,看见别的刚入院的病人,很快就得到附近的床位,而我先进来的,还要再等。没办法,这餐也只好用报纸把食物铺在床上解决。
一直都待我好好,十年前的旧同事~Ms. Ho,刚巧我入院的那天早上,她就拨电话与我聊天,才知道我正在办理入院手续。其实这次住院,除了有上网,有看我的部落格的朋友才知道我发生什么事,我并没特意通知亲戚朋友,包括我的父亲,因为免得他们为我担心。
Ms. Ho当天才知道我入院,好好的她,立刻去买补血的肝脏、肉类及含有铁质的菜类,她告诉我拔牙后接下来几天,晚餐都由她负责煮给我享用,她还一直拨电给我问我的情况,至少我不用愁我的晚餐,而且Ms. Ho出钱又出力为我烹煮晚餐,真的令我很感动!
另外,瑞云也因为看了我的部落格,不时在电话上与我联络,也抽时间到医院来探访我,与我聊天。而远在新加坡的Jimmy,拨电及传了许多给我加油及鼓励的信息。这些电话的慰问及信息,也让我在医院打发了许多无聊的时间,减轻了害怕的压力。谢谢你们!
等到晚上将近9点,我才被安排换到隔壁的病床。很开心终于可以在比较舒服的环境下休息,虽然还是缺乏枕头,但至少可以把包包好好地摆放,可以轻轻松松看看杂志,不用受走廊进进出出的人干扰。
可是……好景不长在,为什么呢?看看《住院第二天》就知道了……
我住院第一天就这样轻轻松松渡过,而第二天就要面对输血小板及拔牙的痛苦了……

6 comments:

wendybb said...

会辛苦吗 ??
看了都心痛耶~那你不是只能吃比较软的食物咯 ??
要好好照顾自己哦~
注意饮食状况呢 ^.^ 加油 !

馥豪 said...

你出院了就好。看你拍了那么多照片,原来可以拍照的。上次我朋友进院,我还偷偷拍照。我相信你拍的时候,应该满多人望着你吧。

Jane Chin said...

wendybb,
幸苦一定会有。
这几天吃东西都像蛇那样,用“吞”的。
我会好起来的,谢谢你的加油!^^


馥豪,
医生和护士都知道我在拍照,他们都没什么。医生都对我好好,他们怕羞不要上镜,而我就偷拍啰!哈哈!
拍了那么多照片,蛮有博客精神吧!其实健忘的我只是想把一切记录下来,放在部落格里……
拍照时很多人望我?嗯,不会吧!因为病人都病得蛮严重,都懒得理我了!

Vincent Cho said...

吃的喝的都好清淡耶…@@

Amy said...

Jane, very details, i never been in a government hospital before, but this looks pretty clean and neat to me. Good luck!

Jane Chin said...

vincent cho,
肚子饿了……就随便吃!我的人不甚挑食的咧!^0^

amy,
医院的卫生设备还好,不过还有许多地方都需要改进的哦!最重要的工作效率,真的要好好改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