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9, 2009

“艾”的補汤~by Jane

这道補身汤,烹调法和《客家黄酒鸡》类似。小时候时常看见母亲在路边采摘这种类似野草的东东煮成青黄色及热辣辣的姜汤来喝,便好奇问母亲为什么要喝这些东东呢?母亲告诉我所谓的草叫做艾草,它有補身作用。以前家境不好,所以父亲都得离开我们到遥远的沙巴干活,我家只有在大日子才有杀鸡拜神,才吃到美味的鸡腿及佳肴,所以不是时常都可以吃到美味的《客家黄酒鸡》,平时母亲都以艾草来取代鸡肉煮这道《艾的補汤汤》。

艾草的味道苦辛,而且还有一种很强烈的气味,从未尝过艾草的人一定不喜欢它的味道,可能我从小就陪着母亲一起吃,母亲说什么好吃我也会觉得好吃,所以我们的口味几乎一样的!偶尔母亲也会跟着我,就好像以前母亲不爱吃牛腩面、肉骨茶……所以小时候很少机会碰到这些母亲不爱吃的东东,长大后会去找好吃的,就爱上牛腩面、肉骨茶,母亲见我那么喜欢,便尝试去吃,要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些美食那么钟情,后来后来,连母亲自己也爱上它们了!

我觉得我外表像极母亲,在那么多年一起相处以来,互相适应大家的味觉,所以连我们的口味都是一样的,就连我的脾气也与她蛮相似——暴躁,尤其对待自己最亲的人,呵呵!
这就是我好几年前在我父亲家的果园里种的艾草啦!从小母亲已告诉我虽然这些草不值钱,可是是妇女補身之宝。写这篇文章时,在网上找一找它的功效,原来它的贡献蛮大,而且是我身体最需要的!

根据网上记载,艾草是一种很好的食物,在中国南部的人喜欢把艾草制成一种类似糍粑的食品来吃,中国民间的拔罐治疗风湿时,用艾草作为燃料效果会更佳!

在中医方面,它是妇科的良药,可以治疗子宫出血、月经失调、经闭、少女痿黄症、虚寒阴冷、贫血等……最重要的是,它可以止血止痛功效及主治吐血,而且艾草叶子上强烈的气味可以驱蚊虫呢!还有很多很多说不完的功效……

我想母亲只知道艾草是帮助调理妇女月事外,可能也不知道它可以帮助止血,小时候并不知道自己患有容易出血的问题,还未发育前就抢着吃母亲煮的这些補身汤,那个时候除了瘀青及鼻子经常流了很多的鼻血之外都一直安然无事,可能这些艾草无形中帮了我一把呢!
让我好好介绍这道因为母亲,我爱上艾草補身汤的煮法吧!

艾草~一扎。
平常无奇的菊科草本植物,乡间路上可以找到它的踪迹,茎有分枝,质硬而多叶,高在1米以上。它开绿黄色小花,其叶有银灰色光泽,是一味古老而神奇的良药。艾草类似金马伦所卖的驱蚊草,而艾草的气味没驱蚊草那么强烈,艾草茎较幼细,细毛没驱蚊草那么多。

鸡蛋~两粒。

姜~一大块,选用文冬老姜为佳。

麻油~适量。

黄酒~适量。
酒精可以不放。母亲以前烹煮的艾草汤多数都不放酒的,因为缺少黄酒,偶尔只放少许白酒调味。没有酒味的艾草汤也一样美味哦!

白开水~半碗。

除了乡间路上可以看见野生的艾草,偶尔菜市场都会有售卖这些草本植物。如果亲自在路边采摘艾草,我们只要幼嫩的顶部大约2寸,然后先把採回来的艾草身上粘着的小沙粒冲洗干净。
清洗艾草时,双手不妨把手上的艾草用力扭转,尽量去除它的苦涩味。经过扭转的艾草呈深青色。
然后用菜刀把艾草切碎。艾草被切碎后,用力把艾草苦涩的草汁挤出来。如果不想喝到很苦的艾汤,下个步骤就需要开着水喉冲洗挤出来苦涩的艾草汁。处理艾草的步骤完成啦!艾草完全脱离了苦涩的味道,只有甘甜的味道!(我认为的,呵呵!) 把文冬老姜洗净留皮,然后切成小块。 《客家黄酒鸡》一样,把文冬姜放进石盅把老姜盅扁,然后把姜汁搾进碗里盛着待用。 姜汁、姜渣及切碎将苦味去除后的艾草准备好啦!把锅子烧热,将姜渣放进锅子里炒干、炒香。炒干姜渣后,加入麻油把姜渣爆香至金黄色。姜渣变成金黄色后,把艾草放进锅里和姜渣一起炒香,只需炒一会儿就可以了!把姜渣及艾草混合然后摊平,打两粒新鲜鸡蛋在上面,类似煎洋葱蛋般。鸡蛋煎熟后,把它们分成一片片。倒入半碗至一碗的白开水。如果想放多点酒的话,倒半碗白开水就行了。随着将之前榨出来的姜汁倒进汤里。然后添加食盐作为调味。煮这道《艾草汤》和《客家黄酒鸡》不同的是:《艾草汤》是用白开水煮调的,而我的《客家黄酒鸡》几乎完全只放黄酒,所以《客家黄酒鸡》不需要放食盐调味都已经很香甜了;而《艾草汤》的白开水分量多,所以需要适量的食盐加以调味。待汤水煮至热腾腾后,可以倒一些黄酒或其它的酒增添香味,对酒精有敏感的人可以不放酒也一样好吃哦!卖相丑丑,可是好好吃又補身的《艾草汤》就这样简简单单地上桌啦!吃了热腾腾的艾草汤令人精神一振!艾草汤味道甘香,不习惯吃的人会说很苦,可是我却爱它那种苦尽甘来的味道,还好每当母亲煮这補汤时我都在一边虎视眈眈,自然而然就学到了一些功夫,这简单的艾草補汤并没有在母亲去世后就失传,每当烹煮这道補汤都会想起和母亲一起共享的时光,那是多么快乐,多么得令我怀念!

清明节到了,我可以去拜祭母亲,自从有了比比后,不能喜欢喜欢就跑到墓园去拜祭母亲,现在只有一年才到一次,无论怎样,虽然母亲已逝,可是她的爱还存活在我的脑海里!这篇《“艾”(爱)的補汤》就献给您——我亲爱的母亲!

21 comments:

ET女子 said...

这道药材在我们东马客家人叫"kacama"~
潮州人也有吃。通常是在做月子的时候煮姜酒鸡。
煎蛋也是好好吃(不必加水)~
不过在我那边有卖一瓶瓶炒好现成的姜渣及艾草,
比较方便~

kc said...

我听过kacama。。
看来好像很不错~~~~
会告诉我妈妈的~~~
谢谢分享!!

Jimmy Lee said...

我没听过这道菜,hmm..不过卖相看起来就..

给我来一碗饭吧!哈哈!

Angie Lim said...

我比较笨从没看过,回家问妈妈看她知道吗?你教得很仔细哦,我想我应该会弄成吧!

Vincent Cho said...

呵呵!真的很久没有看到你教烹饪了!依然这么详细呢^^

little prince's mummy said...

没吃过这道。。。

~ 仪仪妈咪 ~ said...

你回来啦~~期待你的贴好久咯!

myfertilitydiary said...

这种草巴杀好像没有看过。。。在那里有得买?

mikiko said...

看完你整篇文章,最后一段却让我红了眼睛
你说的对,清明节到了,又是探望妈妈的时候
妈妈去世后,每一年清明,我都会回家乡
以前从来不在乎清明,母亲节也不刻意回家
但妈妈去世后,不回去心里很不安乐~~

Jen Wong said...

我家有种这种草。。婆婆和家人都强力推荐其神奇功效。。可是大家都说不上来有什么功效,就是大家都说好就煮来吃了。。哈哈。。看了你的blog才知道它这么厉害。。

我老妈第一次煮的时候我只吃了一口,味道真的很重啊。。不过我不知道它叫“艾”。。haha

只知道用惠州客家读音叫“蚁草”;和客家读音蚂蚁的“蚁”读音一样。。所以一直以为这个草叫蚂蚁草。。哈哈。。

Jane Chin said...

ET女子 ,
Kacama?我没听过,我们客家人称它为“Ngoi”,“艾”的客家音。
因为我是“汤王”所以就把它煮成汤水,下次也想试试用来煎蛋。你们那边很方便,还有现成的,应该是很多人买来吃所以才那么方便吧!


kc,
你也听过kacama?我可没听过,呵呵!


Jimmy Lee,
你是ang mo,当然不懂,吃这种东东可能会把这些好料给吐出来,还是给你一碗白饭好,哈哈!


Angie Lim,
你们是客家人,应该这也属于是客家補身菜吧!应该你妈会知道。


Vincent Cho,
那么详细,应该会做了吧?那就煮给你的老婆吃,補補身,孝敬她,呵呵!


little prince's mummy,
试试看,補補身,嘻!


~ 仪仪妈咪 ~ ,
有点懒惰,也想好好休息,所以久久都没写,嗯,应该要加点油了,嘻!谢谢支持!


myfertilitydiary,
要买的话,只有巴刹才有,不过不是时常都有,可能少人会吃,所以不常卖。在乡间小路旁时常都能看到哦!


mikiko,
因为失去了最亲爱的人,才知道有很多东西在他们在世时却没做给他们,所以有了遗憾,可是这样也会让我们更懂得珍惜眼前的一切。


Jen Wong,
可能你的客家和我的客家音有点差别哦!你叫它为“蚁”(ngai?),而我却是“Ngoi",可是我也是客家惠州wor!哈哈!

potato said...

我很喜欢看你post烹饪的文章,因为你是那么的细心为我们着想。。

我很佩服你可以如此细心的写文章,我通常是要快快写完。。

Jen Wong said...

是读“ngei” 之类的。。哈哈
我的客话private limited的咯。。

紳褟 said...

halo
jane 妈妈
要介绍一个健康产品给你
可能都你有帮助哦^^
如果你有兴趣的话
就到 www.nefful.com.my 看看吧……

我不是椅子 said...

艾草 我媽拿來做茶粿的
你的湯看起來好好喝
我也要煮來喝

Jane Chin said...

potato,
我觉得我似乎很婆妈、长气呢!有你的欣赏我也觉得很开心!^^


Jen Wong,
我问了客家同胞,你的应该比较对,我的“Ngoi"好像走了少许音,哈哈!


紳褟,
ya,看了,产品蛮昂贵,买不起,哈哈!谢谢!


我不是椅子,
我没看过艾草茶粿,也很想试试。
我的艾草汤看起来好好吃?可是我却觉得卖相像肚子里出来的那些“东东”,不过你有吃过艾草,就会觉得很好吃!嘻嘻!

紳褟 said...

哈哈……
三十多的品牌就是这样咯……

小頑童@nottyboy said...

nyoi...去了吉隆坡就很少見到了...小時候婆婆喜歡煮湯喝...

Jane Chin said...

小頑童@nottyboy,
大城市真的很少见到这种东东,而且现在的新新人类也不多懂这些是什么了。

冰珊 said...

哦~原来这叫做Kacama哦?

Jane Chin said...

冰珊 ,
我也只知道它叫艾草,原来还有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