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5, 2010

妈妈的雪条~Jane

某天突然想到很久没有寄一些大马土产给移民到英国好几年的前任上司了,猜想他一家人一定非常想念大马美食,便买了一些土产告诉他一有时间到邮政局时就寄给他……

说到这位前任上司,他可是我工作以来最好的一名上司,虽然来公司上班前因为一些谣言他曾经对我品格有所怀疑,但是一起工作相处久了终于了解到这只是一些无聊的人制造的是非。真的非常感激这位前任上司在我工作上遇到难题时不停给予援助,甚至在离开到英国后,得知我怀孕遇到种种挫折,还时常传信息给予鼓励及打气,也告诉我应该多吃什么。由于他了解公司的政策,更了解其他同事的性格,他协助了我如何应付公司对于我因为高风险怀孕需要暂时休息、多天住院还有不停会见医生花去的上班时间的不满意,就是因为他还有从事人事部职位的Angie的指导下我才保有这份工作,这一点我都不会忘记。在比比出世后上司还特地从英国寄了一个大红包及卡片来祝贺,我在医院住一个多星期,比比的报生纸又急着取名,他还不停传信息给在医院的我知道许多许多宝宝的英文名让我挑选还解释是什么意义,最后虽然我还是没有权力选我想要的,可是他的有心真的令我感动!

回到正题吧!当我准备寄出一些土产,上司传信息给我叫我顺便帮忙他买一些制作冰淇淋的塑胶袋子,他实在太想念以前在大马吃的红豆冰条,托我寄塑胶袋给他自己做红豆冰条来吃。

很久没买制作冰条的塑胶袋子了,以前小时候看母亲买的是有只大金刚的画像牌子的冰条塑胶袋,现在还是这个牌子,只不过比以前买的份量缩水了一倍,我一口气买了2包。别小看这超迷你装的冰条塑胶袋,其实里面的袋子数量可以制作很多的冰条。原本想把2包塑胶冰条袋都寄过去,可是装土产的邮包已经满满了,只能勉强挤进一包塑胶袋。看着剩下另外一包的冰条塑胶袋就想起了妈……这些冰条也是我和母亲回忆的一部份,童年的某一段日子就是陪着母亲,看着母亲制作这些冰条与母亲渡过了一起互动的日子。

我们喜欢把这种塑胶袋制作的冰条叫做《雪条》(客家话),小学时期某段日子母亲总喜欢制作酸梅雪条给我吃。母亲买了这些金刚牌的冰条塑胶袋和红色的酸梅,用一些温食水加入一些白糖,过后把2粒小酸梅放进冰条塑胶袋里,再把糖水倒进冰条塑胶袋里,留大约半个手掌的空袋封口,然后把绑得紧紧装满酸梅水的冰条塑胶袋泡在开水里让开水洗去袋子外面的糖水以及让酸梅在糖水里混得更加均匀。一个接一个做完后把它藏在冰箱里结冰后就是一只只酸甜解渴的酸梅雪条了。

以前新村地方就是这样,婆婆每天都与好几个乐龄婆婆及伯伯在我家赌六虎用用脑筋过日子,而母亲也与安娣们在家旁边的红毛丹树下聚赌消磨时间,安娣也带了孩子来我家,我家另一边也种了2棵好大的陈年老树,许多小朋友常聚在我家附近玩乐。母亲做的酸梅雪条好好吃,当时母亲身体弱已经没在胶园里割胶了,想到做一些雪条赚点小钱。就这样每当母亲制作雪条,我总爱陪在一旁为她把绑好的雪条浸泡在水里,顺便再慢慢为雪条里的酸梅调开一个距离,看见母亲制作越多的雪条,心里就越有满足感,因为可以赚钱了,以前的思想就这么的简单,小小一件事就可以很快乐了。记得,每当我放学回家吃饱饭就很自动拿功课到厨房,把功课放在放吃饭桌上做,一面做功课一面守着厨房的冰箱,安娣及孩子们要买雪条时就会走到靠近饭桌的铁花窗,告诉我要多少支酸梅雪条拿给他们后就收钱,刚开始是10仙一支,后来母亲发现赚来的钱都不够买料的钱,后来由10仙调到20仙酸梅雪条还是每天都售完,一些刚放进冰箱不久还未结冰的雪条都被扫得一干二净。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瑞霞的姐姐——瑞桃来买雪条,每次她在铁窗口叫我时,我就很没有礼貌用客家话回她一句:“ 涩麻婆(跳蚤婆),要买多少支?”这不礼貌的行为都是跟其他人学到的。当时瑞霞的姐姐头上生很多跳蚤,传给了瑞霞和瑞云,甚至传给了我,害我被母亲带去剃光头,好几年头发不是光头就是陆军头,所以瑞桃姐有个绰号叫“涩麻婆”呵呵!

每一个月母亲都可以在制作雪条赚一些私己钱,除了红色的酸梅雪条,母亲偶尔还会制作薏米雪条、红豆雪条甚至cendol雪条呢!而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这个时常做的酸梅雪条。后来,母亲尝试用婆婆泡了一整壶喝不完的咖啡O来制作咖啡O雪条给自己吃,可能母亲家族有遗传性的糖尿病,母亲吃了藏冰的咖啡O雪条很快地就患上了糖尿病,从此母亲的心情变得更不好,也结束了制作雪条的小生意。

6月10日,是母亲离开我第九年的日子。在没有比比的4年前,我每天都在想她好多好多次,4年前的我我还不能接受母亲真的离我而去,直至有了比比后,精神寄托于比比了,才慢慢接受母亲离去的事实。母亲去世后,每天脑子不断浮现与她一起的记忆、入院昏迷前与我说的话还要去世时的那一幕……

2001年6月9日的这个时候,我正在医院拼命为昏迷将近一个星期、呼吸急促,双脚已变冰冷的妈妈按摩着她的脚板,轻轻摇她叫她醒来……凌晨12点30分,急促的呼吸声没有了,妈妈突然开了一开双眼望一望我,只有短短那一两秒,眼角掉下一滴眼泪,就这样永远离开我了……

我与母亲一起相处23年,家里没有一位成员比我与她相处最久,甚至是父亲,父亲常年在外地干活儿,从小在我心目中只有一个母亲,似乎有点像单亲的感觉,母亲去世当即也是孤苦伶仃的,原本打算父亲从外地回来带她一起去温泉浸风湿的双脚可是已经没有机会了。母亲去世当年我去了热浪岛,她说她未曾搭过飞机,叫我带她一同去,当年我预定的热浪岛酒店并没有码头,得从船上跳下水,半身浸着水慢慢走向酒店,因为这地方不适合病弱的母亲去,打算第二年带她去别的地方,可是可是~已经没有机会了,所以母亲的去世怎叫我不难过呢?

想念妈是我每天必有的事,曾经一位佛学者告诉我说,他用了3年的时间才能让自己放下,不会太想念妈妈,他告诉我这3年会很难过,可是我却超过5年还是放不下。

6月11日,我做了一些酸梅雪条试着怀念以前有酸梅雪条的快乐日子。我没有母亲买的红色酸梅,用了白色的话梅,加入有机糖水做成了好几支酸甜带点咸的雪条。吃着雪条,冰冰的酸梅冰刺激了我的味蕾,令我仿佛回到了陪母亲一起制作雪条的日子……

我也做了一些给奶妈、Ms. Ho、父亲还有婶婶她们吃,他们人都说好吃,只有挑剔的Calvin从来未吃过一支,还未尝试就没兴趣要吃了,连害怕吃冰的比比至少好会舔一舔,吸一吸冰凉的酸梅冰,挑食的Calvin真的令我很失望~~ “妈,您还记得我吗?9年了,我脑里还深深记着您还有藏着我们一起生活的记忆。但愿,在另一方的您一切都好!”

11 comments:

Mui Ngee 美儀 said...

可以感受到你真的很想念你妈妈,她一定会在天堂保佑你!

你不用内疚那些不能为你母亲做到的东西,我相信她最希望看到的是你过得开开心心的~ 

你的雪条好吸引我哦~ 我小时候最爱吃冰了,尤其是酸梅!到现在我还喜欢吃酸梅,看着你的相片,我的口水一直要流出来! 哈哈!

meiNi said...

你的这个前任上司真得好好,很有心呢~!

很怀念咧,小时候妈妈时常做这种雪条给我们吃~!呵呵

Angie Lim said...

原来你这么小就从商了。难怪我认识你时,你满脑袋子做生意赚小钱的点子~

这一篇博文令我联想起很多~
尤其是你念着妈妈的一颗心

mikiko said...

很讨厌你,害我看文章看到眼泪掉满桌子了啦~~ 开始读文章时,我还想笑着留言和你说,我妈妈以前也是很喜欢做这种酸梅冰条,但看到你写妈妈去世的时候,我的眼泪狂掉了,我好想念妈妈,妈妈的一切,我都好想念好想念~~

很多人都和我说只会伤心3年,都是骗人的,阿米妈妈离开整整5年了,我的眼泪却从来没停过,想到妈妈,我的眼泪还是止不住~~

Vincent Cho said...

你跟妈妈的相处回忆,是永远都忘不了的。我相信她也一样为在世间的家人祝福着 =)

天蝎座妈咪 said...

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光都是最美好的。也让我怀念妈妈的雪条。

GeOk kEE好きな♡ うち said...

我相信您的母亲一定会在天上守护着你的。。。

kim said...

说不出的感动!!
妈妈做的冰淇淋最好味。。

kim said...

说不出的感动!!
妈妈做的冰淇淋最好味。。

prince n princess mum said...

好吃...

Jane Chin said...

Mui Ngee 美儀,
真的,做母亲的,只要孩子过得开开心心就够了,我妈虽然很多遗憾,但是知道她最大希望都是要我过得好好的……
希望妳会喜欢这些酸梅雪条,嘻嘻~~


meiNi,
遇到好的上司真的不容易,尤其是从事旅游业还有销售业的,为了生意很多勾心斗角,好的上司真的很难遇见。
这种雪条的确是很多人童年的回忆哦!希望这种“金刚”牌的袋子一直流传下去别停产。


Angie Lim,
我觉得打工蛮受气的,不只是单单勤劳就可以得到赏识,打工还要会懂得拍马屁、自私、抢上位才能成功,一边要看老板的要求,一边要受顾客的气。如果自己做生意,做到是自己的,对付客人就行了,不必像那么多小动作来讨老板欢心,拍马屁这些东西我都做不到,所以觉得自己做自己赚时最好,哈哈~
可惜认识妳的时候我妈刚好不在了,认识妳的时候是我最难过的过渡期,表面上看似没什么,其实那时候几乎脑里都不停出现妈妈的影子,也还好认识了妳,让我向妳诉说妈妈的故事,心里真的松了很多。


mikiko,
虽然我们没见过面,认识妳的部落格时我们的妈都已经不在了,对妳的部落格印象最深就是妳写妳妈的故事,令我有很多同样的感触,也掉了很多眼泪。
可能我们没有了亲爱的妈妈,知道失去妈妈真正的遗憾及痛苦,看着各自写的帖子会如此感动。我们从小就是随着妈妈一起长大的,来不及的反哺妈就已经不在了,尤其是亲眼看着自己的亲人离开自己却束手无策,真的很伤心,很心痛,也不敢去面对这是真的。唉……真的希望她们现在真的好好的,也很希望真的有下一世的话,我还是要当回母亲的孩子,让我好好补偿来不及的孝。


Vincent Cho,
妈妈去世后,我一直都在问自己妈妈去了哪里,她还会知道我在想她吗?……
希望妈妈就像你所说的,她会知道,也在为我们祝福着~~


天蝎座妈咪,
对,什么人都不及妈妈最亲,相信很多人小时候的时光大多数都是和妈妈一起渡过最多,所以有妈妈的孩子真的很幸福!


GeOk kEE好きな♡ うち,
我不迷信,可是这个我要去相信,因为这样会安慰自己妈妈还是可以看到我的,有了这个信念也会让自己好过一点。


kim,
现在见到以前常吃的,常玩的玩意就很自然联想到妈妈,童年记忆里都是离不开妈妈的影子的,我相信妳也一样。我很羡慕妳有一个很能干很壮的妈妈,真的要珍惜这一段缘,妳爸妈有妳们那么孝顺他们也一样很幸福。


prince n princess mum ,
这种雪条随便做就已经很好吃了。简单就是幸福。